書架
赤兔追月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5節(1/3)

頭拒答,她的問題牽扯出來的答案連某幾個身為應家人的兄弟都不知道真相。


“我以為自己可以置身事外,但——”


“你最後還是回到應氏了。”她替他接話。


“不回來不行,一個Archer就已經夠了。”口氣雖平穩,但扣握在杯上的指節加重力道,誠實洩漏了他的情緒。


“應家老三說,Archer的座車是被超速闖紅燈的車子攔腰撞上,是意外,不是嗎?”


“是意外……是陰謀所衍生的意外。”


聽見這回答的杜小月隻是輕輕拍了拍他的手背,沒再多問。


應承關不知道她聽出多少弦外之音,也不知道她是如何看待他,隻看著覆在他手背上的纖小手掌沒有離開的意願,正如同她撫順著赤兔的皮毛一般,她也在撫慰著他。


“我很害怕齊娸就這麼一睡不醒,Archer會瘋的……”


“然後在他瘋了之後,你也會跟著發瘋。”杜小月像在預言一樣。


應承關無言,更別提反駁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有這種直覺,就是覺得你好像認為你弟弟發生事故全是你害的一樣,為什麼呢?難道你方才所謂的‘陰謀’是由你一手策畫,所以才導致今天的局麵?”如果是的話就太不可原諒了!


“我沒有策畫什麼,隻是明知道可能會有這樣的情況,我卻沒有阻止……”


“你老實告訴我,是誰設計Archer?是不是童玄瑋?”


應承關瞠著眼,對她話末的人名感到震驚。而他的反應讓杜小月知道自己猜對了。


“那是意外,他一定沒料到會弄成這樣——”


“他也永遠不會料到齊娸小姐會不會再有清醒過來的機會!”杜小月義憤填膺,“他犯了錯,你為什麼還要護著他?”


應承關歎了口氣,能回應她的也隻是沉默罷了……


在滿足之後,他竟更覺得罪惡。


“應氏什麼時候變成了托兒所?”


思緒被突來的聲音截斷,坐在杜小月身旁的應承關沒有轉頭,他背後的人逕自走到辦公桌後的大皮椅落坐,隨手翻閱起桌上的文件。


“你什麼時候來的?”應承關脫下西裝外套,覆在一人一兔身上。


“在她訓完那句‘他犯了錯,你為什麼還要護著他’之後。”


應承關與傾靠在皮椅背的人互望,那人扯起笑,卻不帶任何好心情。“可惜你沒回答她。或許你害怕你的回答會惹來她的不快?”


“你知道我會怎麼回答?”應承關麵無表情。


“因為是兄弟。”


一語雙關,點出他明白應承關會怎麼回答是因為他與應承關的兄弟血源關係,也將那句“為什麼要護著他”的答案說得清楚。


“但如果她問你‘那Archer呢?他就不算是你兄弟嗎?’,這一句話就足夠讓你自責個三百年,是不是,弟弟?”


一聲虛偽的稱呼,讓應承關淡然的神情有了細微變化。


“不用你來提醒我。”


“因為你自己心知肚明。”應家老大——應滕德站起身,雙手環胸。“告訴我,童現在在什麼地方。”


“你找他做什麼?”應承關神色戒備。


“放心,我和你不一樣,我不會像你那樣賞他幾頓硬拳。”應滕德點燃一根煙,卻隻是夾在手指之間。“我,再也不會這麼縱容他。”


再也不會。這表示應滕德“曾經”縱容過他嗎?應承關在心底浮現出困惑。


應滕德看穿他的思忖,“別猜測了,我一直很縱容他,就像你們縱容著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