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架
牽手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0節(1/3)

顧著爐火走不開。“細利,燒喔!”


“好。”接過鍋子,順便到隔壁去聯絡感情。


阿水嬸頗自豪地告訴她,這鍋燉牛肉是她的拿手菜,阿慎最愛吃的就是這道媽媽私房菜了,每次餐桌上有這道菜都要多吃個兩碗白飯,瞧瞧把他養得多壯,連隔壁關家都愛吃的咧!


等一下回去,她想問問阿水嬸可不可以將這道拿手菜傳授給她……


來到隔壁,中庭沒看到人,大廳門平日白天都是敞開的,她將燉牛肉放在桌上,在中庭沿著三合院的ㄇ字形建築找人。半掩門扉傳出來對話聲,本欲喊人,她卻在聽見自己的名字後聲音卡住,忘了原本要說什麽。


“阿慎和薑小姐應該好事近了吧?”梁問忻舒舒服服趴在他孩子的娘腿上,享受VIP級的剪指甲服務,閑閑嗑八卦。“那天我看到他們在樹底下吻得難分難舍。”


“可是我有點擔心耶。”


“有什麽好擔心的?現在和他交往的又不是你姊。”


“唉呀,你不知道啦!姊是阿慎哥的初戀耶!他們分手以後,就沒看他再談過戀愛了,大家都知道他對姊感情放得很重,一直忘不了大姊。”


“那又怎樣?”談一次戀愛就活該被判死刑啊?那他早不知死幾百次了。


“你不覺得,若瑤和大姊有幾分相像嗎?氣質、神韻,連聲音都有幾成相似,我是覺得……”關梓容皺眉,不敢說出心中的疑慮。


“你怕他不知是真的走出來了,還是對你姊的移情作用?”


“是有這個可能啦。”如果是這樣,那等於是同時誤了兩個人,他們家很罪孽深重……


梁問忻白她一眼。“關梓容,你會不會想太多了!”腦袋太閑了她!


後來他們又說了什麽,她沒細聽,也聽不見了。


她沒驚動任何人,無聲往回走。


她也沒回孟行慎家,一個人獨自坐在他回家必經的那條小路的溪流邊,靜靜地,想了很多事情,想清楚以後,下定決心撥了電話給他。


“行慎,我在小溪邊等你,有事跟你說。”


第六章:


薑若瑤打電話來時,他正在忙,沒接到,後來看到她的簡訊,急急忙忙趕到溪邊,她仍耐心地坐在那裏等待。


他微喘,張口想說話——


“別急,慢慢來。”看得出他很喘,一路跑來。她遞出麵紙讓他擦汗,等他先順上一口氣。“店裏忙完了?”


“沒。我叫宜臻他們看著辦。”


孟行慎跟著坐下來,想起更早之前,他們好像也是在這裏,也是差不多這個時間、差不多的對話,那時,她是說要離開,跟他道別,這次呢?


他微笑望她,看得出來心情很好。“你不是有事要跟我說?”


“嗯。”她停頓了下,似在思索怎麽啟口。


“我在聽。”


“行慎,我想離開了。”


他仍然維持著凝視她時的表情,沒有移動,隻除了笑意僵在唇角。


“行慎,我想離開。”她又重複了一遍。


他仍是愣愣地看著她。


“你……怎麽……”他完全錯愕,無法組成完整的句子。


“我在台北有工作,台南有家人,會來這裏,隻是休假散心。”


這裏……隻是休假散心,所以沒有停留的理由嗎?那,他呢?不算理由?


“可是我以為……我們……”他困難地頓了頓。


以為什麽呢?以為她和他走得那麽近,以為她會對他笑、以為夜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