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架
牽手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節(1/4)

進來了,洪師傅趕緊斂眉正色補上最後一句。“他是一個有肩膀的男人,可以給女人穩定和幸福。如果你要的是這個的話。”


她不搭腔。


“好了嗎?”男人走進來,洪師傅已經在進行包紮。


纏妥紗布,他習慣性伸手,讓她扶著他臂膀起身,向洪師傅道了謝才一同走上回程。


回程路上,同樣是兩方靜默。


頑皮的孩子騎著腳踏車由轉角斜衝出來,她踉蹌地退避,他急忙伸出手臂,將她護在走道的內側。


留意到他手臂還環在她肩側,她退了一步,輕輕避開。


一前一後沉默地各自步行了片刻,她突然開口。“我不會在這裏待太久。”


不是真信了洪師傅的話,認為他會對她有個什麽,基本上他們之間的交集除了每隔一日固定陪同看診之外,再無其他,她與他說過的話甚至還沒有阿嬌姨多。


但是,無論如何,她覺得自己有必要把話說清楚,她不希望有任何模糊地帶,造成他人的遐想,她目前最不想沾惹的就是感情方麵的紛擾糾葛。


他先是愣了愣,才領悟她這句話的涵義。“我再次代他們向你道歉。”


“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知道。”他頓了頓。“但我還是抱歉,造成你的困擾。”


話到了嘴邊,決定不再多做解釋,她改口道:“過兩天,等腳傷好一點,我就離開。”


他輕點一下頭,沒應聲。


送薑若瑤回去後,才剛到家,母親便迎了上來。


“阿慎哪,你跟嘿囉薑小姐——哇係公……你是不是真正揪甲意伊?”


他停下腳步,側眸瞥視。母親似乎話中有話。


“我的意思係公……伊甲李好像不太速配,咱家甘苦人咩!”


這都市小姐看起來嬌滴滴的,說話聽起來就是讀過很多書、很有氣質的感覺,不自覺產生一股敬意,連跟她說話都會覺得搭不上,真的能適應他們鄉下地方的生活嗎?


她自已是沒關係,兒子要真喜歡,再怎麽溝通不良。她也會想辦法與媳婦相處,但真正的問題是,她能不能吃苦?他們家不是那種有錢人,總覺得是他們高攀了人家,若對方過慣了好日子,兒子和她在一起,會很辛苦。


說到底,其實還是為兒子心疼,擔憂他肩上的擔子太沉。


見兒子不說話,隻是盯著她瞧,她趕緊又補上一句。“啊你若真的很甲意也無要緊啦,我青菜講講欸,你免放在心內,你甲意尚重要……”


總算懂了向來豪爽又直言的母親,今晚支支吾吾的原因在哪,他微笑,輕聲道: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