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架
威力旺卡的早餐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朗讀:

第18節(1/4)

製服的人像蛋糕蠟燭一樣把我圍起來,所以他們通常穿著便服,埋伏在附近,再說,事實上要成功暗殺億萬富翁的機率實在小得可憐。


怎麽說他們都是有錢人,花錢保命這種事怎麽可能辦不到?除非要他命是個有同等財力的對手。


再者,他是個形象良好的甜點師傅,怎麽想都很難遭人怨恨。


“原來是這樣。但還是有點奇怪。”她像是聊出興致了,並沒有結束話題的意思。


“哪裏奇怪?”替她拉攏滑落的披肩,他反問。


“我是說,你明明是個大老板,店裏的事可以交給其他人去做,也能請來頂尖的蛋糕師傅,把食譜給他,要他照做就好,何必親力親為?”趙紙絆輕啜紅酒,笑睞著他。


她是不太曉得,但是以前父親的工作就是和客戶打打小白球,然後參加沒完沒了的宴會派對,並不是說爸爸沒有認真工作,隻是看起來不像他那麽認真。


藍朔維背靠著欄杆,頗不以為然,“我對坐著數鈔票不感興趣。再說有專門的財務管理員評估個人投資風險和負責公司營運的執行長,讓我能當個掛名的董事,做自己想做的事。”


“你想做的就是蛋糕?”


“沒錯。”他非常篤定。


“我聽說那間蛋糕是你外公開的。”她還想過自己都吃那麽多年,老板怎麽那麽年輕咧!


“我爸過世後,我媽就帶我回娘家,我從小就和我外公外婆一起住,所以和他很親,接下蛋糕店是他的遺囑,更是我的希望。”


“我在雜誌上看到他支持你出國念書的。”


“嗯,我媽在我爸走後接下他的公司,但那並不是間營業順利的大公司,反而是積欠不少債款的小公司,我要出國念書的時候,債務還有三分之一,君羊耳卯製作,所以我媽並不能資助我太多,我前三年學費都是靠外公全額負責。”


“你們有通信嗎?”


“有,因為他不會用電腦,所以我們都是寫信。”


“哇,好棒!”她發自真心的讚吧,“我向來喜歡手寫的信,放久了以後,紙張泛黃的顏色,好像記憶的味道一樣。”


雖然她沒有機會寫就是了。


“信我都還保留著,但是外公那一份,因為遺囑有交代,一並燒給他了。”藍朔維頓了頓,“如果你想看,回去借你看,順便幫我照日期排好。”


“嗯。”不知怎地,她有點鼻酸,於是別過臉,望向滿天的星子。


他一定常常拿出來看吧!所以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如果您遇到問題,請點擊聯係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