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架
戚顧同人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節(1/4)

膏,塗抹在他背後傷處,清清涼涼的很是舒服,疼痛也似乎消減了。他伏在枕上,忽然想,這個世上,能讓他卸去防備的,也就隻有追命和戚少商了吧。


戚少商。


想起這個名字,心裏就恨恨的,卻也暖暖的。


戚少商的手,也曾在他背上撫過,那是在旗亭酒肆,他們都醉了,擠在那一張窄窄的床上,顧惜朝喝得並不多,睡眠又向來警醒,所以戚少商向他靠過來的時候,他就已經醒了。他能感覺到戚少商的手指在他身上虛虛的徘徊著,卻不敢真的放下去,過了好一會兒,他聽到一聲歎息似的呼喚:“惜朝……”


他心裏一陣悸動,戚少商平時隻稱呼他“顧兄弟”,這樣帶著渴望的呼喚,他還從未聽過,一時竟覺得四肢發軟,不敢動彈。戚少商見他沒有反應,身子漸漸靠過來,貼得他緊緊的,手從衣服下探進去,在他腰上打了幾個圈,就撫上他的背。也許是沒想到他背上還會有傷痕,才一觸到,手指便是一顫,漸次撫摩過去,每撫過一道傷痕,他手指的力道就更輕了一分,也更柔了一分,他聽見戚少商的聲音輕輕的,帶著憐惜似的說道:“惜朝,你受了很多苦啊。”


隻是一句平常的話,聽在顧惜朝耳中,心裏就又是一陣悸動,身後緊貼著他的那個身軀,仿佛帶著無比的溫暖與魔力,讓他想靠得更近,貼得更緊。雨後的月光柔和旖旎,比他新婚之夜的月更圓更亮,月光照在地上班班駁駁的水跡上,碎銀子似的撒了滿地,他愣愣地望著那輪圓滿的月,感受著背後那人輕柔的撫摩,心裏,就如那滿地碎月一樣的,淩亂不堪。


那個人,那個他心裏開始渴望的人,卻是他要殺的人,是他的任務。


如果可以選擇,他寧願不要殺他,可是他有得可選麽?新婚之夜黃金麟的話雖然不堪,卻說對了一件事,如果他不能有所作為,就配不上晚晴,就是吃軟飯的小白臉,他受不了這種屈辱,更不能讓晚晴跟著他受這種屈辱!


殺戚少商,奪逆水寒,是相爺給他的任務,也是給他的機會,是證明他才華、顯示他才能的機會。一直以來,他的才華本領總是不能得到施展,就是因為人人都不肯給他機會,現在,機會就在眼前,難道要他平白錯過?而且,如果錯過了這次機會,讓相爺失望,以後,可能就再也不會有其他的機遇。


為了晚晴,他也必須要殺人奪劍!這,對於他來說,是無法選擇,必須要走下去的路!


可是為什麽,想到要自己殺了戚少商,心裏就是一陣抽痛?為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