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架
戚顧同人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節(1/3)

應熱熱鬧鬧的新房,此時隻有他們兩個人淒涼對坐。夜色漸深,顧惜朝道:“晚晴,你休息吧。”說著話,站起身來。


晚晴的手指驀然一緊,捏住自己的裙帶,抬頭看著他,那俊秀而蒼白的容顏離她這樣的近,就要到最後一步了麽?新婚之夜,魚水之歡?她沒來由地害怕起來,顧惜朝卻先她一步開口道:“方才我與黃大人立誓,功成名就之前,絕不與你圓房。”


他剛開口時,聲音有點沙啞,有點顫唞,卻被他自己控製住了,很快恢複了清朗,他穿著一身大紅的吉服,站在婚床前,看著她,盟誓般說道:“晚晴,你放心,我不會讓你跟著我受委屈。”


聽他說不圓房,晚晴心裏反而覺得一陣輕鬆,低垂著頭不說話,等她再抬起頭來的時候,顧惜朝已經不見了。很久以後,晚晴回憶起這個混亂的新婚之夜,便會想,如果當時她拉住他,結果會不會不同?


第二天晨起後,也沒再看見顧惜朝,一問之下才知道,顧惜朝奉傅丞相之命,出門辦事去了,可能很久才會回來。晚晴略點一點頭,也沒多問。


曾經在詩詞中看到,閨中女子期盼夫君歸來,是多麽難熬的事情,可是她卻沒覺得如何,一切與她未婚時一樣,該怎樣過便怎樣過,仿佛顧惜朝這個人從未在她生命中出現過,後來有一天,她到書房去找詩詞集子,隱身在寬大的書架後麵,卻無意間聽見傅宗書和表哥黃金麟談話。她來往書房次數多了,也能聽見父親與表哥商量朝中事,她也懶得多理會,但此時,她聽見他們在談的事情裏,有顧惜朝,便留了神。


隻聽傅宗書冷笑了一聲道:“這個顧惜朝,還真是大膽,居然未戰先報功,要不是老冷和鮮於飛書給我,還真被他蒙在鼓裏了。”黃金麟也笑道:“舅舅自然是信不過那姓顧的小子,要不也不會派老冷和鮮於先生跟著他,盯著他,便宜行事了。”


傅宗書“恩”了一聲道:“這顧惜朝,才華是有的,我看了他著作的《七略》,真當的起‘驚才絕豔’四個字,可他卻是一隻喂不熟的鷹。我聽說他也曾去拜會過諸葛正我,結果也未得用,諸葛那老狐狸自然也看得出來,顧惜朝不是輕易能被人馴服的。這次,要不是因為晚晴,他也不肯為我辦事,我如今用他,卻也得妨著他。”


頓了一頓他又道:“金麟,你可知道,我為什麽讓他去殺戚少商?”沒得到黃金麟的答複,他便冷聲道:“一方麵,是我不方便派金戈鐵馬直接行事,另一方麵,戚少商在江湖上也是有名有號的人物,顧惜朝殺了他,就等於自絕了在江湖上的路子,他上不得廟堂,又入不得江湖,有再大的能耐,到頭來隻能做我的一條狗。”說著話,嗬嗬地笑了幾聲,黃金麟也趕緊跟著笑。


過了一會兒,傅宗書又道:“如今他雖然沒能殺了戚少商,卻挑了連雲寨,要了六大寨主的性命,這江湖上的血債,他算是背上了。金麟,你可帶領金戈鐵馬前往連雲寨,打他個下馬威,好讓他知道知道,誰才是他的主子。哼,這顧惜朝居然未戰先報功,不給他點顏色看看,還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他想一下,繼續說道:派他去辦事,若是事成,他就算是困於我手,再也翻不出天去了,若是不成,一切幹係都由他背,必要時,殺了他。”黃金麟遲疑著說道:“舅舅,他畢竟是晚晴表妹的……”


傅宗書哼了一聲道:“我的女兒還怕嫁不出麽?況且你不是也沒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