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架
一個麵癱兩個變態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節

自己的父親,父親的話也一字不差的聽清了,但是卻仿佛不明白父親要表達什麽意⑧


“是你?”張儀走近一看,發現在不遠處的一條小巷子裏真的有個人,而這個人自己真的認識,就是那個自己踹過幾次的變態林紀。


不過,這次不用擔心變態耍流氓了,因為變態不知道被誰教訓了,而且教訓的似乎挺狠的,地上已經流了一灘血了。


雖說張儀一直覺得變態心理可能有些問題,但是畢竟也算得上是熟人,就這樣見死不救張儀覺得不太好。


“我送你去醫院可以嗎?”張儀征求變態的意見。


“不,不能去醫院。”林紀還有意識,這時也認出了張儀,不過聽到對方要送自己去醫院就掙紮著想走了。


“你動什麽動!不去醫院就不去醫院,我又不會綁你去。”在變態麵前的張儀顯得特別傲嬌,看林紀一動弄得血似乎流的更快了,於是冷冷的吼道。


林紀估計也是屬駱駝的,被張儀一吼瞬間乖了許多。


於是張儀有些艱難的扶著比自己還高的林紀往外走,說是扶著其實就是半拖著,因為林紀失血過多現在已經是半昏迷狀態了。


而幸運的是張儀以前看中過這附近的房子,於是特別一擲千金的買下了,也不知道是說這就是緣分,還是應該說注定林紀這個變態就是要禍害遺千年的。


☆、第九章


不過眼前的事是,張儀終於艱難的把林紀拖進了自己家,然後迅速的傳喚了自己的家庭醫生。


張家的家庭醫生特別給力,冷著一張臉來,然後迅速的處理完林紀的傷口,再冷著一張臉離開,中途一句廢話都沒講,霸氣的不行!


林紀乖乖的躺著,當然他想動也動不了,因為打了麻藥,藥性還沒過。但是相比他平常的樣子,現在簡直乖到不行。


張儀一直都不是多話的人,這時林紀乖乖的躺著,張儀也就一直沒開口,醫生處理好後,張儀把醫生送到門口,然後回到張儀睡的房間,收拾了一下就準備離開了。


“你沒什麽要問我的嗎?”林紀躺在床上問道。


張儀看了他一眼,說道:“我就睡在隔壁,晚上有事可以叫我。”然後就打開門出去。


“這可是你自己不問的,以後可別怨我。”林紀對著張儀的背影喊了一句,說是喊,但其實遠沒達到那聲量,因為失血過多,中氣完全不足。


“你好


本章已閱讀完畢(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